前世今生“果仁张”

时间:2021-02-2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白屋子红帐子,里面睡着个白胖子,这则流传久矣的谜语,被人津津乐道,其谜底也尽人皆知:花生,京畿一带昵称果仁。果仁本为坚果家族中的凡夫俗子,却在180多年前,幸运地被一

  “白屋子红帐子,里面睡着个白胖子”,这则流传久矣的谜语,被人津津乐道,其谜底也尽人皆知:花生,京畿一带昵称“果仁”。“果仁”本为坚果“家族”中的“凡夫俗子”,却在180多年前,幸运地被一位名叫张明纯的宫廷御膳厨师打造成为皇家美食,摇身登上金銮宝殿,从此,这个取名 “果仁张”的宫廷小吃,便成为御赐之品。随着清朝王室的倾覆,脱掉“官衣”的“果仁张”流落民间,开始了由皇族到“草根”的身份置换。接了地气的“果仁张”在第二代传人张维顺手中变成了大众美食。新中国的成立带给“果仁张”新生,国家领导人对其的褒扬之词,更让它成了传统美食中的瑰宝。然而命运多舛的“果仁张”却在“文革”中招致了一场灭顶之灾。仿佛就在一夜间,“果仁张”第三代传人张惠山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而被折磨致死,一位身怀绝技的炸食大王含冤而去,一道享誉了130余年的美食从此消失。

  十几年后,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早春。“果仁张”的第四代传人张翼峰和夫人陈敬在为父申冤的路上偶遇时任副市长的王光英,王光英副市长语重心长地说:“如果你们真是孝子的话,就把你们祖传的果仁张恢复起来,让它世代不倒。”一席话激起了夫妻二人久埋心底的夙愿。经过一番准备,夫人陈敬毅然舍弃了“金饭碗”,捧起了在那时被人瞧不起的“泥饭碗”。

  陈敬其人,本为满族正黄旗后裔,是一位外表雅静,内心却无比刚强的职业女性。抱着“给公公争一口气”的朴素信念,她开始迈出了“个体户”生涯的第一步。那是一个普通的周五,却是陈敬铭记的周五,当她第一次推着借来的小推车出现在黄家花园时,人们立即被醒目的“果仁张”几个字所吸引,不到半天的工夫,所有果仁被抢购一空。又是一个周五,陈敬如期来到了市场,车子刚停稳,眼前已经排起了长队,看到这一幕,她的心头涌过一阵热浪。就如上次一样,所带果仁很快卖完了。正当她准备回家时,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用颤巍巍的声音和她打招呼。她定睛一看,来人是公公在世时的老朋友、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医生。老人激动地对她说:“孩子,这一下我放心了,果仁张后继有人了。”陈敬忐忑不安地问道:“您觉得是果仁张的味道吗?”老人笑着说:“是呀,你怎么还不自信啊?”听了老人的话,陈敬哽咽了,吃了那么多苦头从不落泪的她,此刻却满眼盈泪。就这样,一位平凡的女性,一个坚强的女人用一辆小推车将“果仁张”的大旗重新竖了起来。

  1984年,对张翼峰和陈敬夫妻二人来说可谓是幸运之年。随着天津食品街的面世,“果仁张”在市领导的帮助下,如愿以偿成为第一批入驻商家。从此,它的发展如日中天。也许应了“好事多磨”之说,不久后的联营却把顺风顺水发展的老字号拖入了谷底。联营不久,“感染”了大锅饭“痼疾”的“果仁张”仅仅在八个月内,除了炒锅和当日的营业额以外,其余资金几乎全部赔光。在厄运加病魔的双重夹击下,张翼峰一下子病卧八年。家庭和事业的双重担子全都甩到了陈敬身上。为了挽救命悬一线的“果仁张”,陈敬这位饱受创伤的女性开始了充满艰辛的爬坡之行。就在最困难的时刻,幸运之神又一次眷顾了这个商道底蕴深厚的老字号,用陈敬的话来说,每当“果仁张”遇到难以迈过的坎儿时,总会有“贵人”出手相援。在市政府的妥善处理下,笼罩在“果仁张”头上的阴霾终被驱散。每当提及此事,陈敬总是难抑感激之情,她常用这件事教育孩子们,不要忘记市委、市政府领导给予的关怀和支持,不要忘记工商联给予的支持,不要忘记天津人民对“果仁张”的厚爱。

  也许经历了太多的磨难,陈敬董事长练就了宠辱不惊的真“功”,这位与善结缘的女士经常以“万事皆有缘、万事皆空、因果不空”的平静心态处理着身边的人和事。心存善念,多行善举的她不仅自己身体力行,而且还把这种美德传给了子女。如今“果仁张”的第五代传人,在母亲陈敬言传身教影响下,历练成为德才兼备的传承人。他们用心智为老字号注入了创新与时尚的音符;他们用激情续写着“果仁张”历久弥新的篇章;他们用诚信之美德将中华名吃的美名远远传播。